辣椒起司

略略略

【伉俪】FINALLY (二)

#本章是菠萝桃车

#关系梳理

#有车慎入!!!ooc!

朴珍荣经常来“暮色”,一家隐在城市繁华区域的年轻酒吧,准确说是个同志酒吧。

其实并没有什么明文说明它的性质,只是男同性恋人群慢慢多起来后,异性恋客人倒还糟了排挤,自然而然就成了基佬聚集地。

周末他常常会泡在酒吧,虽然只是窝在角落里喝酒,也免不了被搭讪,但朴珍荣从来不会拒绝,若是个帅哥上前来,更会是欢迎的姿态,完全没有自己还是个未成年高中生的自知。

自然也在这儿认识了各种人,其中也包括和自己同校的高二小男朋友金有谦。

朴珍荣初见他时完全想不到对面的人竟然比自己还小一岁,毕竟金有谦一米八左右的体型比同级生要高出不少。

当时金有谦直直地走到他面前,像看什么新奇生物一样惊奇地盯着朴珍荣看了几秒,突然说了句“我认识你,”

听得朴珍荣莫名其妙,一般人不都说“我好像见过你”这种话来开场?

“你是艺高的学生,高三部的,”在朴珍荣警惕的眼神中他又说“我是高二部的,”

“我叫金有谦。”

朴珍荣确定自己在学校听过这位怪人的名字,但都常常夹杂着“犯事”“混混”一类的字眼。

【这人不是什么善茬】

金有谦的确不是什么善茬

【伉俪】FINALLY(一)

#正经(假)范&多情荣
#商务范&学生荣
#二世祖谦&撩汉荣
#ooc

林在范从没进过这种地方,一个酒吧,但跟普通酒吧不太一样,这儿几乎只有男人,一个同志酒吧。

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的不一样呢?会对那些和自己有着相同身体构造的人产生异样的情感。大概是在经历了两段令人受挫的情感后吧,或者更早些,高中被那些突然弹出的gv画面激得起了反应时,谁知道呢,说不准还是天生的

总之林在范明白了,他喜欢男人

两段接连失败的感情给他试图恢复正常的想法宣判了死刑。后来林在范看开了,便索性坦然接受了现实

反正喜欢男人也没什么不好。干什么不是干。

只是他没有再谈恋爱,对于同性的情感也只停留在了身体上,往往是干完提裤就走的那位。

他不想在这上面花心思。

第一次来gay吧,却没让他有多意外,说实话,这儿看起来很正常,与其他酒吧别无二致,除了顾客以男性为主。

临近傍晚,酒吧生意渐渐好起来了。进来的男人什么样的都有,但林在范没心思看,他没想来这儿寻风流,只打算放松一下,最近工作上的烦心事有点多。

林在范一直很优秀,无论是学习上还是工作上。冷冷清清的性子工作起来尤其认真,说他是个工作狂也不为过了。才26岁的他就已经稳坐部门总监的位置,年轻得紧,大好的前程正等着他。

但他却不像那些同龄的家伙一般充满干劲与激情,或者说他有些过于成熟稳重,宠辱不惊,在听到升职的消息时也只是淡淡地笑了笑,微微点头感谢同事们的祝贺。

仿佛没有什么事能让他眼上的两颗小痣抖上一抖。

但最近他似乎到了一个瓶颈,连续两个策划被上级驳回。他承认那个宣传方案他并不擅长,但他也绝不会承认他林在范不行。天天加班熬夜写策划,做PPT,最终却以“落了俗套,缺少创新”为由被驳回。这样的挫败对林在范来说还是头一次,表面上虽是风平浪静,但心里却是添了不少烦忧。他觉得自己比起从前的确是少了一腔干劲

25岁大概真的是一个转折点,很多东西开始改变。

他开始觉得自己一个人住了两三年的房子变得有些空荡;独自在家吃饭时总会望着对面发呆;看见公司下班后那一对对腻歪小情侣会觉得有些刺眼………

不是没有想过恋爱,但也只是想想,这事儿太费脑子。

林在范想自己还是更适合坐在办公室里和电脑、文件打交道,还是别管这莫名其妙的空虚了,没事干就工作呗,反正还有大把的方案文件等着他呢……

“这位帅哥?”

酒保的声音拉回了林在范飘远的思绪,面前一张白纸占据了视线。抬眼看向他挂满怪异笑容的脸,挑了挑眉等待下文。

“那边有位小美人儿找你要电话呢~”他眼神暧昧地说道。

要我电话?……

林在范有些疑惑地侧过身,顺着酒保手指的方向,林在范的视线落在了酒吧的一处角落……

角落中很昏暗,绰约看出有个人影。旖旎的灯光描绘出那人柔和的面部轮廓,看起来有些清瘦,再加上他几乎整个人都快缩进了沙发,愈发显得娇弱。

黑帽衫外套半敞着,露出了里面素白的棉T,一副学生打扮,应该还很年轻

他一直低头看着桌前一杯应当是没喝过的酒水,细碎的头发随意散落在额前,面容隐在暗中,看不出神情。但那一派的冷清模样在这儿倒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。

那样一个安安静静窝在角落的人,看起来应当是和自己一样透明的存在,

怎么看俩人都不会注意到彼此。

但就在下一秒,林在范便完全地否定了自己的想法……

那人突然抬头看向了自己,四目相接的一刹那,林在范确信自己的心跳是漏了一拍……

那样一双眼睛,他从没见过。仿佛两汪泉,繁星在其中散落,有着能让人陷入其中的魔力,在暗处格外瞩目。林在范稍稍看清了他的脸,那样一双眼睛的主人同样有着不俗的容貌,或许这么说有些奇怪,但林在范不由得觉得那人,很美。

他直勾勾地盯着林在范,眼中噙着笑意,在这暧昧的环境中倒显得更像是……勾引?后者则是有些别扭地转身,垂目移开视线……

林在范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呆愣愣地接过笔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,然后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的

只知道直到他回家躺上床盖好被子时,那双眼睛仍映在脑中,关灯开灯,睁眼闭眼,都是一样,散不去。

也许自己这是魔怔了……

不过就是被一个长的好看些的家伙看了几眼,还他妈春心萌动了不成?

“林在范你就这么空虚寂寞?”忍不住暗暗唾弃了自己一番。

不过想想自己也的确很久没找人发泄过了,以前倒是在各种夜店酒吧惹了不少风流债,工作后就很少去那些地方,刚升职那会儿工作又多又难搞定,林在范更是过上了清心寡欲的和尚日子,常常不是在办公室工作就是在家里工作。

最近好不容易才轻松了一些,趁着休息日去了“暮色”——一家林在范耳闻已久的同志酒吧。

不断提醒自己明天还有工作不能失眠,几个小时后林在范终于如愿入睡,梦里那双眼没有再缠着他。

后来几天,林在范全身心投入工作上,他不觉得酒吧里一场莫名其妙的艳遇会让他惦念多久。

*
收到那条陌生号码的短信时林在范刚刚把策划案写完,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。

为了这个策划林在范已经两三天没回家了,现在终于是搞定了,想着明天的休息日可以真正地放松一下了。

困意汹涌袭来,迷迷糊糊地回到家,躺上床后才想起来拿出手机查看信息,只有一条未读短信:

「明天有空吗?」

过了几个小时了,是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,林在范下意识的将其归类为被倒卖私人信息后胡乱发送的诈骗短信。

不能说他疑心重,毕竟自从他工作后就少与人来往,同事之间也只会谈论工作,联系人都寥寥可数,林在范实在想不出认识的人中谁会这样问他。

正当他准备将这条短信删除,却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从床上弹坐起来,一双清眸在脑海中闪现

……是他?

不,不可能。林在范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,从要电话到现在已经一个星期了,怎么会现在才发信息过来。

最终信息还是没删。

林在范盯着手机发了半晌的呆,不懂自己在想什么,丧气一般地随手将手机放回床头柜,再躺下时睡意消了大半。但这回不再强迫自己入睡,反正明天也没有工作。

“嗡——嗡——”

半夜十一点多手机响起时林在范仍是醒着的,边摸索着手机边想应该又有工作了,映入眼帘的却是别的内容:

「睡了吗?」

还是那个陌生号码,发来了第二条短信。

这下林在范是彻底清醒了,那想法又一次变得强烈。他带着少有的探究欲望回复了信息:

「还没」

「那明天有空吗?」

对方秒回,还是同样的问题,意味十分明显。

林在范眯了眯眼,他怎么会听不懂对方的意思,但还是忍不住要探求点什么,

「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?」

林在范直截了当地问了出出来。

「上周在“暮色”找你要的呀~」

果然是他!

瞬间林在范仿佛一个赌赢的赌徒。他原本就不打算拒绝,只是如果是他,或许更有意思。

「原来你已经忘了我了吗?」

这语气简直委屈极了,林在范想象着他的神情,想知道那双眼睛委屈起来是个什么样。不过林在范当然没有忘记他,尤其那双眼,不断在工作的间隙或睡前闪现在他脑海中,纠缠不休。

林在范倒是更想知道那人在自己身下是个什么模样

等到二人约好酒店房间号时,林在范才切实地反应过来自己马上就能再次见到那双清眸,竟难得的有一丝期待与兴奋

果然男人天生就是肉食动物,怎么可能叫他们吃素

实在是太晚了,林在范也支撑不住睡了过去,原本以为可以在梦中先一睹其芳容,却偏偏一夜无梦。

『他的出现就像石子掷入平静的潭水,勾起阵阵潋滟』

*

朴珍荣难得看见了一个对他胃口的人。吧台的林在范独自喝着酒,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朴珍荣盯猎物般的目光。

朴珍荣不仅是看上了林在范帅气的外表,他那种清冷不易近人的气质让长期混迹于“暮色”酒吧的朴珍荣眼前一亮,并且那人看上去是个多金的,虽然没带什么配饰,衣服也是休闲风,但从他价值不菲的手表以及外套就可以看出,他应当是个低调的商务人士。

仅初见朴珍荣就给林在范贴上了“年轻有为”“成功人士”的标签。

朴珍荣越看越觉得有意思,心想着:这条大鱼,我吃定了!

轻而易举地拿到了对方的联系方式,朴珍荣却没有上前搭讪,看那人总是不苟言笑的,朴珍荣想他也许不那么容易泡,并且今晚朴珍荣也没空,总之日后再说,来日方长。

想到今晚的事朴珍荣有些无奈,是金有谦那个小祖宗要回来了,跑去美国浪了几天,突然说今天就回来,还在电话里说回来时要看到朴珍荣在家乖乖等着他,否则就会生气

听他不怀好意的声音朴珍荣就不寒而栗,那家伙所谓生气不就是要折腾得自己下不了床……这朴珍荣是体验过的,只能识趣地赶回去等他回来

唉……小祖宗